近阅柏杨先生的《中国人史纲》,感慨颇深。此书为柏杨先生十年监狱生涯所成,耗尽十年心血,将中华五千年文明历历道来,语言如行云流水、畅快淋漓,文章风骨铮铮、气势恢宏。从盘古开天辟地到20世纪初,历史排山倒海的浪潮中,柏杨先生为我们展示中国人作为“人”的原生态史,对中国传统文化弱点“酱缸文化”作了激烈批判。然而,在这本书带给我们反思的同时,我也看到了中华历五千年的璀璨荣耀,为我们置身于世界最伟大的文明之中而感自豪;更为我们民族泣血般的历史所震撼,为我们数千年来百折不挠的精神所感染。

 1.jpg

浩瀚哉,巍巍中华五千年卫浴文明

源远流长、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断裂过的文明,中国卫浴文明正是在华夏这片可爱的土壤上生根发芽成长。卫浴是人类文明的标志,中国卫浴文化源远流长。在公元前500年商周时期的甲骨文和金文中均有“浴”的记载,先秦则有“五日则汤请沐,三日具浴”礼节(意思是晚辈每5天用温水为父母洗澡,每3天用温水洗头)。

到春秋时代——柏杨先生所形容的中国第一个黄金时代,就已经有厕所了。春秋战国,战乱频繁,身处围成铁桶一般的孤城的守城军民也不忘记厕所卫生。墨子在《守城篇》中特意写上“五十步一厕与下同溷,入厕者不得操”。周遭以垣墙围之,“垣高八尺”,守城军民不分男女都必须到公厕便溺。城下则“三十步为之圜,高丈,为民溷,垣高十二尺以上”。

秦传闻于后世最著名的宫殿是阿房宫。阿房宫中筑有水道,将渭水、樊水引入宫中,而宫人洗浴之后的脂粉水,又通过水道流出宫,以致使渭水河面上浮起一层垢腻。阿房宫中有许多沐浴设施,专供嫔妃洗浴,而这些沐浴设施又是经过精心设计的,既可吸纳河水,又能经过循环排出污水。还有过滤渭水、樊水的设施。

到了唐代——中国第二个黄金时代时,中国的公共厕所已经非常普遍了,还有专司厕所的宫廷官员“右校署令和丞”等,据说连当年来华旅行的马可·波罗都对中国的卫生设施叹为观止。

通过这些均可一窥中国古代卫浴文明曾经的辉煌。

走向没落的近代卫浴文明

到了近代,中国的卫浴文化却渐渐地落在了欧洲的后面。我国虽然是历史悠久的陶瓷古国,但现代卫生陶瓷的制造技术却是由欧洲传入我国,自生产第一件卫生陶瓷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,但20世纪80年代以前一直没有多大的发展。

从清末至近代,中国文化经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冲击,国弱民贫带来的惨痛教训,更让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一度全盘否定,伤痕累累的旧中国让很多国人对民族未来极度不自信,因此当年鲁迅先生曾高声疾呼,发出“中国人失去自信力了吗”的振聋发聩之声以振国人。但这些年以来,的的确确,一直不少人十分崇尚西方文化,看不起老祖宗留下的东西,甚至崇洋媚外,觉得“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”。

高速增长下的现代卫浴行业 激流之下有暗礁

反观我们卫浴行业亦然。

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卫浴行业屡屡结出了硕果: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卫浴产品生产与销售国,占世界卫浴洁具总产量的40%以上。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,与这种地位相匹配,中国制造也理应是世界制造的中心。但实际上,中国制造能拿得出手的名片少之又少。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,国内卫浴行业现有45300多家卫浴生产厂家,市场规模达到3000亿元级别,但却无法成就出一家真正称得上国际品牌的民族企业。

在国内卫浴市场,我们一直面临这样的尴尬处境:作为全球最大的卫浴产品生产与销售国,国内一线高端卫浴市场却几乎全被国外品牌占领。以德系、美系、日系为代表的三大国际卫浴品牌阵营,在国内蚕食掉大部分的高端市场。这三座大山曾压得一些国内企业甚至难以喘得过气来。

“弱国无外交,落后就要挨打”的教训,我们深知谨记在心。除了历史的原因,我们自身企业对品牌、产品、渠道的认知不足也是一大原因。这么多年来,民族卫浴品牌要在国际上真正亮剑,仍须要历经破茧重生般的洗礼。我们要在世界民族之林中自立、自强,就一定要拿出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来。也许我们曾经失败过,但我们绝不会放弃努力;也许我们曾经自卑过,但我们绝不会低头;也许我们曾经迷茫过,但我们终究会重拾自信。

革新之路漫漫,破茧成蝶,尚需勇气与实力

文明的发展需要开明,唯开明才能广得人心,唯开明才能云蒸霞蔚。革新是文明发展的必由之路,只有不断革新才能不断前进,只有不断革新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。中华五千年文明得以延续,在于中国民族自始至终具有一种与时俱进的思想,具有自我更新的能力。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“日新之谓盛徳,生生之谓易。”“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。”都体现出古人们的革新智慧。 

现今经济新常态下,我国卫浴行业正发生着一场大革命。经济下行、市场竞争加剧、环境保护压力增大、劳动力原材料成本上升、产品同质化严重、卫浴企业发展模式及产业链不健全、巨头跨界杀入等等,正倒逼着行业进行惊心动魄的洗牌之战,可以预见的是,不久的将来,行业格局将发生剧变。这是最坏的时代,但也恰恰是最好的时代!任何行业的改革者,向来都需要魄力与实力。行业一直存在垄断与反垄断的博弈,新的模式会颠覆、打破旧的垄断局面。只要产品、渠道、功能创新等做到差异化,就有市场,就能战胜对手,真正优秀的民族卫浴品牌也能在残酷的市场洗礼中破茧成蝶,开创新的天地。

天道有常,市场如战场,顺势而为方能大有可为

行业洗牌,格局剧变,卫浴企业也纷纷寻求创新发展模式。当产业创新已然成为大势,我们应该感知到,2018年以及未来3-5年,新技术革命、供应链创新、全屋定制、智能家居、新零售、赋能商业新时代等都将再次刷新我们的认知。消费升级,让不少企业看到了机遇。站在消费升级大时代的风口上,必将催生一大批新型创新企业,也会有一批后知后觉的企业如诺基亚手机一般的倒下去,哪怕强大如可口可乐面对一群开始喝着枸杞的青年,也没能避免亏损的命运。新模式崛起所将带来的卫浴行业供应链变革、产品设计与品质的变革、实体零售的终端场景变革、商家与消费者关系的解构变革等等,都会促使行业会在迭代更新中不断前行。

卫浴各品类里每年甚至每半年快速发生的产品风格趋势变化、材料推陈出新,也让行业在热闹中完成自我的革新。以浴室柜行业尤为甚。从现代简约、仿古、巴洛克到后现代、田园、地中海、美式、北欧、新中式等等,浴室柜流行风格几乎两年一大变,各种风格几成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之势。一些浴室柜企业跟不上变化的步伐,越做越艰难;一些及时嗅到市场先机的企业却及时做出了应对。

市场瞬息万变,趋势推着行业不断改变,盲目跟风不是上策,但不可否认的是,商业新变量以及行业新命题,已经成为新时代必须把握的趋势,顺势而为方能大有可为,否则,再精彩的时代都将与你无关。

最后援引柏杨先生之言:“我们的国家只有一个,那就是中国。我们以当一个中国人为荣,不以当一个王朝人为荣。当中国强大如汉王朝、唐王朝、清王朝时,我们固以当一个中国人为荣。当中国衰弱如南北朝、五代、宋王朝、明王朝以及清王朝末年时,我们仍以当一个中国人为荣。中国——我们的母亲,是我们的惟一的立足点。所有的王朝只是中国的王朝,所有的国,都是中国的另一种称谓。”希望我们所有的民族卫浴品牌,也能真正地以我们身为民族卫浴品牌而自豪,不断奋进,用我们这一最古老民族的智慧去拥抱这个行业。


打赏